帝都风云之比武招亲

把修罗王迎回家,化干戈为玉帛,宁在床头打架,不在战场打仗!
帝都风云之比武招亲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紫川家族监察总长帝林站在监察厅高高的阳台上自上向下望,远处的广场按色分队扎营,密密麻麻整整齐齐,林家流风家魔族塞内亚皇族大旗徽章各自飘扬。帝林四下顾盼,冷冷一笑,“来得好生整齐。”黑色军法官制服外的长披风衣角无风自动,雪白如玉雕的手按着剑柄。
身边的哥普拉打个哆嗦,不敢抬眼望帝林面色,“是!”
“都是些什么人?”语气轻柔。
……大人您不是都看过情报了么?“流风家是流风霜带了十字军,魔族云浅雪领军,卡丹公主同行,林家林云飞来了,紫川家族内……”
帝林第一百零一次默默沉吟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一举拿下的可行性。
“总长大人派中央军近卫军贴身安防保护,另各族前来均属精锐部队,还有大军在紫川沿线驻扎……”哥普拉越说声音越小。
指尖轻轻抚着剑穗,帝林温柔一笑,“目前大会安全工作及一应事项筹备顺利?”
“是!统领处全权负责,治部少协办,秀字营承办部分项目……”
“承办?”阿秀还真是好兄弟啊,微笑。
“现场维持秩序,卖票收钱……以及……开赌局……”
“臭小子!”监察总长大人重重一拍栏杆,“他居然敢不分我钱!”

一周前紫川家族最高层秘密会议。
“各位,现在我有一个极为宏大的计划……”紫川叁星咳了一声,喝茶。
“总长大人英明神武……”
“家族再次振兴之望在此一举……”
“定然是天赋英才的计划……”
罗明海、明辉等争先恐后奉承,帝林也随口和着。
“为了家族的振兴,为了挑起林家、流风家、魔族的矛盾,也为了最大可能联合盟友,最大程度打击敌人,我建议,紫川举办一场规模空前的比武招亲,向整个西川征求报名者……”
“宁小姐真是为国为民……”帝林怔了一怔,才说出半句。
“家族监察总长帝林向全西川英豪征召,胜者除迎亲之外,还可以获得宪兵团作为聘礼(或嫁妆),帝林将随军婚娶……”
哥珊一口茶喷出来。
明辉立时变得如木雕泥塑。
“大人此决断比某人的火烧帝都更为宏大奇妙!必将兴我紫川家族一代霸业,帝林大人为国牺牲,真乃家族之幸!”罗明海目光灼灼,第一次热烈的称赞帝林。
众人目光聚集之人,面色如玉白之中渐渐泛出青气,手指按剑,薄唇冷笑。
明辉后退一步,哥珊死死盯住帝林,罗明海挥手,“帝林大人是太感动了吧?”
紫川叁星笑眯眯摸胡子,笑容慈祥,四周直属总长的护卫压上。
紫川宁垂首看着裙摆,心想这个计划果然击中修罗王命门。

“叔父大人,这样既可以挑拨他国,联盟友国,还可以把这个嗜血修罗祸水外引,还能不动声色分走他手中坐大的宪兵团……”
“果然好计!阿宁啊,你真越来越聪明了。”
“哪里,是叔父大人的妙计筹划。”紫川宁微笑敛襟,冉冉告退。
哼,自帝林单身谈判救出中央军秀字营之后,自帝林一力为紫川秀平反之后,自帝林大火惨胜护卫帝都之后,自若干事之后,帝秀派之呼声越来越高,比我漂亮的美人,比我有威望的将领,和我抢男人的男人,踢得越远越好!

“为示公平,也为了麻痹外敌,除林家、流风家、远东、魔族之外,我紫川家也应有人参与,同时向天下展示我紫川家之人才济济,家族人才虽多,黄金一代以三杰为翘楚……”紫川叁星摸胡子又说一段,看一眼身侧紫川宁温柔如刀眼色,莫名寒战,“阿秀远东事务繁忙,兹命中央军统帅斯特林代表紫川家族报名,伺机打击敌人以及进行战略性布局……”游目四顾,“诸君如果有意,也可报名,只要单身,其他不限!”笑眯眯满怀期待扫过。
明辉嘴角一抽,心想是还好还是不幸自己已有家室呢。
哥珊捧茶不语,默默盘算监察厅的小金库可能数目以及未来半年紫川家族预算赤字之间的差距,目光渐渐热烈,重新计算自己战力和可能的胜出比率。
罗明海握拳,如果可以亲自羞辱那个人,他不惜一切不择手段,眼中熊熊燃烧着炽烈的复仇之火。
帝林不动如山,吹了一口茶,啪的一声,水杯忽然在手中寸寸碎裂,流出的茶水立时变成了冉冉蒸汽。
紫川宁微笑,就手换过一杯茶,“帝林大人请用。”

“如我叛出紫川家,你们会和我为敌吗?”灯下,帝林森然问紫川秀和斯特林。
紫川秀眼观鼻鼻观心,“老大,一日为兄弟终生是兄弟,我们决计不会和你为敌!”又打不过!
斯特林表情尴尬又为难,“大哥,就算是为了这种事,也不用……”
“就是就是,男子汉大丈夫忍一时之气,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挨下去还怕不能翻盘……”看帝林眼色越发森冷,紫川秀赔笑,“大哥现在实在不是时候,何况总长大人他也看得紧……”
“不肯与我为敌,那你们要为我而战吗?”修罗王冷笑,轻蔑的扫过两人。
斯特林僵硬。
紫川秀小声嘀咕,“二哥我会在你身上多下注的……”
“阿秀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总长不找你?”斯特林一拳扑上去。
“阿宁说如果我敢报名就菜刀阉了我……”紫川秀敏捷的闪避着,表情痛心,“其实我也很想报名上台打黑拳出千……啊不,是为大哥而战!”
“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帝都周刊》比武招亲特刊八版首页,各家种子选手胜出概率分析,从家世背景外貌战绩性格能力无微不至,买定离手,推荐上榜,赔率每日变动如下(注:知名博彩专家林河推荐,必无遗漏)。云浅雪一代人杰,品貌出众,坐拥雄兵,列为推荐种子选手。林云飞倚林家之势,富可敌国,少年英武,大有可为。流风霜元帅貌美如花,纵横战场多年不败,作为唯一的女性种子选手,特别强力推荐。紫川之虎斯特林大人与帝林大人青梅竹马,勇猛无敌,无论从战力、资历、背景都值得关注。
《铁血紫川》也不甘人后,特辟增刊,应素来严谨认真之作风,特请军事专家分析列位参与选手历次战绩,擅长战事。使流风霜对斯特林,云浅雪战林云飞,盛事不亦快哉!
《紫川日报》另辟歧径,特邀知名历史学家唐川开辟专栏,论紫川家族(帝林阁下)与各国联姻将引发的西川政治军事格局演变。以林家之财富,倚紫川之兵力,进可以胁流风,退可以通商贸。而十字军若与铁血宪兵团联手,林家再难周旋其间,岂不两家之天下。若魔族与紫川家族联合,远东十三省光复是否有望,二十年太平可期否?
《紫川星闻》奇兵突起,以娱乐姿态报导此次空前盛会,家族监察总长帝林大人的特写封面吸引无数女性解囊。云浅雪与帝林相性分析。双星辉映,斯特林帝林奇妙的从名字开始的羁绊。星座看列位选手之获胜前景。

监察总长办公室光可鉴人的黑檀木桌上摊放若干本或严肃或八卦的报纸杂志内参小道,帝林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哥普拉在一旁战战兢兢,暗自羡慕被派去刺探消息的今西。
“这本……以监察厅的名义去收肖像版权费,定价的50%起征。这个……你们谁有空找唐川喝茶,什么该说不该说就行了……这个……”帝林面上泛起一丝冷笑,他会亲自跟紫川秀这个既开赌庄又推荐下注的老千分成。

“监察厅就是黑……”紫川秀愁眉苦脸的数着刚才被帝林勒索回去的分成,就算他帐面上承认的只有实际的三分之一还是很大的数目啊,翻着当日进帐,眼前一亮精神一振,单笔下注金额之巨实在是让人眼花。
面生灰衣人?现金?单押林云飞必入四强不进决赛。
紫川秀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摸下巴,果然林家才是老狐狸啊,赚钱比面子重要。羽毛笔一甩,跟注!

紫川宁深深注视着八卦报纸上模糊不清的剪影报导,《流风元帅私会不明男子——参加大会别有居心》,那个包头巾只有后脑勺的男人明明就是紫川秀!
指甲一点点撕着报纸,紫川宁默默无语,是和男人抢男人好呢,还是和女人抢男人好,这是个问题……为了踢走帝林,结果流风霜来了!
又一个美人,又一个名将,又一个抢男人的女人!
“给我下注,加流风霜!”紫川宁咬牙,决心找筹办部商议赛制务必保证流风霜胜出。

灯下拆开卡兰王子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密信,云浅雪扫过淡蓝色信纸带着隐约香水味,心想殿下是把给贵妇们写情书写诗的纸随手拿了一张么。
“君担此重任,不胜荣幸又无限遗憾。不知道紫川的美人是否别有风味,著名的流风霜元帅、紫川宁小姐想来云君都能见到,务必详细描述,如能购得照片尤佳,帝都出品的写真也请君择优选购……最后,祝云君马到功成,特此拟口号,与君共勉‘把修罗王娶回家,化干戈为玉帛,宁在床头打架,不在战场打仗!’”
抽着嘴角收起信,云浅雪心想陛下未允卡兰殿下主动请缨参加大会真是英明神武,虽然自己奉命前来也实在说不上好事,不能让帝国的脸丢到紫川啊。
望了一眼楼上窗边灯影映出的人影,云浅雪忧郁的在心头叹气,温柔美丽如卡丹公主,才是自己心目中的良配。

公主的梳妆台边扔着几本杂志,分别分析斯特林、云浅雪与帝林的星相、风相相合程度匹配指数,雪白的手指拈起云浅雪送来的薰衣草,卡丹一片一片撕着淡紫色的花瓣,娶得到,娶不到,娶不到,娶得到……云君如果赢了我就可以嫁给斯特林,斯特林如果赢了我就嫁给云君。少女情怀总是诗,这真是一个难以决断的问题啊。卡丹公主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本次大会赛制颇费周章,秀字营大力提议平民化娱乐化参照某某海选全民参与层层比赛,全面创收多方广告全民参与。统领处建议分区分组小组循环赛制分组出线,高层精英路线。两边拍桌子吵提案争先向紫川叁星大人诉说好处。
哥珊刷刷刷记录分析,赛制延长对紫川家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而长期维持这种状况的负面效应保安经费预算。看了看眉心紧锁的罗明海总统领,再加一句,以及可能形成的偶像效应对监察厅的洗白效果。
最后议定前期海选全民参与,后半程赛制采传统擂台赛制对决。

《帝都周刊》热烈报导每日精彩赛事:本日,众所瞩目的另类种子选手罗明海大人过初选之后复赛遭遇特别对手,一位貌似健康不佳的选手上场与总统领大人对决,口水飞溅,总统领大人变色仓皇弃权退场。
帝林喝着咖啡看报纸,小子们干得不错。
哥普拉小心翼翼观察监察长大人脸色,“本次监察厅共派出选手一百二十三名,分别参加远东、西北、河丘几大赛区,有效的保障了赛事的顺利进行,和谐发展……”
他擦了一把汗想起此前选拔人员参赛,下属战战兢兢问,赛完会被编到敢死队前线去吗?能不能要求双倍抚慰金?还好大人这次赢得比较多,不计较这些。
监察厅和秀字营联手参赛下注,无往而不利。

“赛事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四强对决,谁与争锋?谁将赢得最后的胜利,决战紫川帝都,请诸位观众和我一起关注明天的关键赛事,下面介绍四位最后入围的选手,不出所料,分别是流风家族流风霜元帅,魔族云浅雪将军,林家林云飞将军,紫川家族斯特林统领……旷世盛会,不容错过!”

林云飞与云浅雪面面相对,黑衣白袍,一言不发。
台下的观众粉丝后援团们欢呼尖叫,“阿云阿云我爱你,好象老鼠爱大米!”云字灯牌巨大闪过一片,主持人热烈的报导,“以上是参赛选手云浅雪将军……啊林云飞将军的后援团?”帝都第一金牌主持人急中生智,“啊谁也没有想到这对宿命的对手还有这样的羁绊,两云相对谁更强,敬请期待!”
一声比赛开始,满台洒落的礼花彩屑落了两人一头一脸。
罗明海回头,“谁安排的?”
哥珊面无表情回答,“秀川大人。口号粉丝团条幅花环灯牌广告位包场位置安排一应事项一条龙全程服务由秀字营推出。”幕僚处都没能插进手分一点好处。
紫川秀正低头算帐,露齿一笑,“用云字灯牌口号不管谁晋级了都还能用,循环经济!”
“大人英明!”罗杰上前。

流风霜红衣如火,人比花娇,持剑与斯特林对立。
不等号令,剑光如雪闪动,人影翻飞。
白川瞥了眼数着各粉丝团团费眼睛眯成一条线的紫川秀,“大人,您就不担心流风元帅和斯特林将军两虎相争?”
“阿雨这么聪明的美女,二哥这么忠厚的好人有什么好担心的……呵呵……”紫川秀打着哈哈。不错,盘面上流风霜和斯特林差不多七三开胜负比,毕竟不败将军和唯一美女选手的身份更令人期待。
一声剑击,身影分开,流风霜掠着微乱的鬓发微微一笑,“见笑了。”斯特林半愣着,连承让都没出来。眼见流风霜身姿婀娜下了擂台,心碎的粉丝们大叫着,“元帅您今天离开了擂台,您的身影永远在我们心中!”鲜红的玫瑰雨点般向红衣元帅身边掷去。
大赚一票。紫川秀心满意足的抬头,向远处的流风霜挥手,会心一笑。
英姿飒爽的女将一手揽着红玫瑰,小声轻笑着,她才不要和一堆男人抢男人,还是阿秀的大哥。
白川罗杰目光崇拜的看着紫川秀。
冷冷一笑,坐在一边的帝林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秀字营走私进来的东西还不错,向紫川秀晃了晃手指。
笑脸立刻变成苦脸,紫川秀赔笑,“大哥,我七你三太黑了吧,好歹您是无本生意?”
“谁说的?”监察总长慢悠悠开口,“我七你三。”
“老大……”
“监察厅抓到诈赌,一向全额没收。”无本生意,童叟无欺。
“算你狠!”
哥普拉恭恭敬敬一丝不苟接下秀川大人摔下来的帐本。

同样落败的林云飞下场未见沮丧之色,直追向流风家族驻扎的营地。尾随其后的周刊小报记者一边偷拍一边分析记录,林云飞另有所爱,无心恋战,流风霜元帅似有隐情,紫川秀阁下传说与流风霜元帅交情匪浅,紫川秀阁下与紫川宁小姐青梅竹马人所共知,秀川阁下与帝林大人八拜兄弟,这是一个复杂的五角星关系图,啊漏了斯特林将军与帝林秀川大人的生死之交兄弟,还缺少拼图的一角,云浅雪将军该放在哪里呢?传说中的卡丹公主这条线能把这几位命运纠葛的大人物联系在一起吗?(参照某某门之后演艺圈关系图)

决战帝都擂台。
云浅雪白衣飘飘,丰神如画。斯特林黑衣凝重,气势如虎。
粉丝团们捧心尖叫,不知道支持哪一个好。
紫川秀摸下巴,这回名副其实的五五开么。
“烽火帕伊情,情敌相见,为谁而战?宿命情敌、仇敌,谁将赢得最后一战?远东未了情帝都再续……”白川抖抖一手鸡皮疙瘩,扔开小报,“大人,这些详细背景资料您有份吧?”
罗杰谀笑,“大人不出您所料,帕伊城砖、缩小版模型都卖到脱销断货……”小声,瞄一眼在远处高台闭目养神的监察总长身影,“没上帐。”
满意的点点头,紫川秀正色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次比赛不仅联络了各方感情,展示了紫川风采,发展了家族经济,帝都的八卦事业也蓬勃发展,人民的精神娱乐文化生活得到极大丰富。这是群众自发的、伟大的创造精神发掘出来的秘辛往事!”

刀光剑影往来。
斯特林渐渐斗得忘形,云浅雪是旗鼓相当的对手,酣畅淋漓。
台下观众越发眼花缭乱,看不清人影。
用高倍望远镜全程紧盯的记者捕捉到一个珍贵的镜头,转身格挡之间,云浅雪将军凑近斯特林将军耳边,低低说了句什么。
峰回路转,风云变色。
只见斯特林将军长剑落地,云浅雪将军飘身退后姿态优美微笑,“承让!”
斯特林大人面色变幻怅然若失的下台,云浅雪将军风度翩翩的持剑迎向擂主。

“居然能让我二哥放水,云小子说了什么?”紫川秀满脸坏笑的摸下巴乱猜。
“老二搞什么鬼?!”帝林站起来掸掸衣角,起身迎战。

“斯特林大人,您如果赢了我,就要娶您大哥;您如果输给我,就能娶卡丹公主。”
斯特林失魂落魄的走下台来,一遍遍在心中后悔自己重色轻友,对不起大哥,抬头见修罗王不动如山与羽林将军对峙身应,心下稍安。

“使修罗王会羽林将军,成败在此一举!且看紫川家族与魔族百年夙仇,尽在今朝,是化敌为友干戈为玉帛还是添新战绩,广大观众都和我一样拭目以待!”在监察总长的压力之下战战兢兢说完串场词之前,云浅雪勉强笑了笑,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各位,有一件事一直没来得及说……在下,只是代替皇族成员报名参与……”

难道是代卡丹报名?斯特林脑中一晕。
罗明海再次回头,哥珊已从雪片般纸张中翻出云浅雪当初报名表,雪白的报名表上只写了姓氏……卡……然后后面一个字模糊不清只有一个墨团。
云浅雪代卡丹报名也算说得过去,紫川叁星摸着胡子沉吟。
罗明海眉心跳动,难道要白白便宜帝林娶魔族公主。
紫川秀僵笑看着愣住的斯特林,二哥是关心则乱,没关心帝老大一定能干掉云小子,不会兄弟萧墙为情反目,虽然意外也不会出事啦。

“那是你还是卡丹公主上场?”帝林略略一顿,面不改色。
云浅雪又笑了一笑,后退一步,挥手躬身上过。
号角长吹,魔族驻扎的地区竖起魔神皇黄金狮子大旗,塞姆黑林之声响彻全场。
万众瞩目目瞪口呆之中,当代第一高手魔神皇卡特陛下出阵,站上擂台。
全场石化。
帝林一剑劈下,被魔神皇轻易执在手中,笑意从容,执手四方望去,目下无尘。
白川罗杰面面相觑,齐齐看向紫川秀,他正在僵笑,“不是来真的吧……魔神皇陛下也就是来玩玩吧……”
云浅雪窥了窥左右,前日已下场现来观战的林云飞流风霜也神色僵硬。流风霜默默想还好我没有比武招亲,谁架得住来这一手,临阵换将。不过要是阿秀来参加,自然有本事把人一路阴下来杀到自己面前。
帝林脸色如冰,一手甩开魔神皇冷冷道,“陛下您玩笑也该开够了吧?”
魔神皇傲然一笑,望住帝林,“朕不是开玩笑。若得将军一诺,朕欲立你为后,共治江山!”语声朗朗,声震全场。
帝林:“…………||||||||””
鸦雀无声。
只听得微微啪的一声,斯特林手里紫川秀递给他的茶杯直接冻成一块一块碎掉了。
紫川秀默默攥紧了手上的帐本,帝老大对不起,我们帮不了你了,貌似紫川三杰三个一齐上都不是卡特的对手……
帝林寒着脸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声纸炮响,远处高台上飞射而下的球弹袭来。一惊之下帝林惯性的以为是暗杀袭击,扬手挥剑,却被魔神皇一把揽在身后,剑光闪动,劈头盖脸砸下来的硕大花球纷纷碎开,漫天飞舞彩纸和花瓣,撒得两人一头一脸。
777部队的投石机!帝林目光闪动,冷冷扫过紫川秀。
紫川秀抖着嘴唇汗笑,本以为不管云浅雪还是斯特林上场老大得胜都无庸质疑,花球为贺恭祝帝林大人紫川无敌擂台大胜,当然他是有小小私心区区花球砸不倒监察总长大人最多灰头土脸,谁想到魔神皇陛下横空出世……原本安排下的投石车部队还离得远,只知道按命令“台上一打出结果来立刻发射”……
“本次大赛可谓风云突变峰回路转,所有人都猜到了这开头,想不到这结果……”主持人擦着一额冷汗在帝林的冷眼下声音越来越低,“总之,最后获胜人,魔神皇卡特陛下!让我们恭喜卡特陛下成功抱得美人归,与监察总长大人喜结良缘……”
特写,一片粉红花瓣雨中杀气腾腾的修罗王冷眼如刀,魔神皇陛下笑意傲然。
一片寂静当中,冒出来一个战战兢兢不合时宜的声音。
“大哥,这么说,以后我就是国舅了?”
画外音落下。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