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

这回是富家少和黑帮打仔,爆
好象是用完美攻的标准和情节写我心目中的受= =
EDISON鬼混,搭错了妞被黑帮老大抓去了,乐仔是里面的下属二三号那种拼命打仔,认识EDISON的,所以保他
先说是朋友,和他作对抢势力的那边不肯,乐仔急了讲EDISON是他马子(爆),抓过来就啃,EDISON也怒了,又打又踹,狠吻反压,乐仔清场,说不用做给别人长,对方恨恨的放手

私下坐下来乐仔抽烟,找纱布,开啤酒,叫EDISON滚啦,以后滚远点。
EDISON和他胡搅,谁要欠你的情,又说一些小时候狗皮倒灶的事互相揭短(爆),打了一架散了

某日乐仔被仇家追砍,EDISON恰巧在包房,把乐仔藏下来,当然那种俗套的装做和女友(或者BF)OOXX的情节玩暧昧啦.然后仇家走了把乐仔拖出来,讲我们还清了不欠了,得意笑
乐仔要走,失血过多晕过去,EDISON傻眼,只好拖他去医院

两个人关系转好,偶尔会有交往。乐说和我这种人远点啦,走江湖,有今天没明日的.EDISON讲那你别玩啦.不是玩啊~当初我穷得没饭吃妹妹要被逼得去卖砍了人是老大保我下来,再说现在也不是想退就能退的时候.倒是你,别扯进来。喂你当我没种啊
背对背抽烟,不说话。
小时候到底怎么回事?
乐仔觉得自己没惹过他,陈少一直看自己不顺眼,本来有点羡慕这个漂亮小少爷,扭起来也专门不理他,互相看不顺眼
EDISON记恨,小时候第一次看乐乐是穿裙子的,以为是漂亮MM还跟姐姐说要娶呢,结果第二天发现是男生,被姐姐取笑得半死,一直记恨闹别扭才和乐乐作对.
无语~~~你眼睛脱窗关我什么事啊
哼!恼羞成怒ING
打打玩玩关系好起来

陈家出事,乐仔拼命暗中护着他,自己得罪人忍着不说,怕连累他更多,故意和EDISON绝交,让他以为自己只是利用他耍着玩,EDISON怒了,说既然这样大家算清吧.
上床,E做得很狠,乐咬牙忍他
做完EDSION却一边哭一边抱住他,你骗我,居然是你骗我!~~~乐仔闭着眼睛喘不上气,慢慢说,天亮了,你该走了,玩够了?EDISON摔门出去.
乐乐起身摸药,病犯了,一摸枕头一手都是湿的,很难过很难过

EDISON从别的地方明白一些事扑回来找他,就算是骗的也会把这个人抓在身边,乐仔的仇家来报复,他闯进来,乐仔为了护住他挨了一枪,EDISON傻了。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说清楚,不是想害你,哭不出来。

总之当然HE,医院里乐仔好不容易苏醒,假死,和EDISON飞到国外新生活去了
桃桃和他掰,你吓得我要死,赔我啊
喂不是半辈子都赔给你了?
那是应该的,还有利息\利息,戳
怎样?
扮女仔啦,骗我好多年
滚!
穿穿看啦
泥只BT
哼!
~~好了好了,敢让人知道砍了你!
鬼脸


乐仔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厅里很吵,下头几个打仔都没看清他,有人推了一把,“谁……”
黑沉沉的眼睛抬起来扫了一眼,旁边人一哆嗦,赔笑,“文哥……”拉了没眼色的新人闪开让路。
他还是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样子,里面正闹着,堂里的老二虎七爷坐在正中太师椅上,做出似笑非笑的神色,左颊上一道刀疤更加狰狞,只望着被押着半跪在地上的一个人。
地上那人极为倔强,压着他的手松一松便硬要昂起头颈立起,脸在暗黄色的灯光下晃过,浓眉俊目一张漂亮面孔,眼角眉梢却都是不驯,死死盯着虎七,嘴里还不清不楚,“自己钓不住马子少来找少爷的麻烦!”
眉心一跳,乐仔握紧手心,这副欠揍的神气依稀见过,眉眼间想起一个人。
虎七气得一拍桌子跳起来,嘿嘿冷笑,“哼,不知死的鬼。”旁边早有人拳脚相向,那人明明被打得不轻却仍在叫骂。
虎七一挥手,蹲近,抓起他的头发端详,已经鼻青脸肿不成样子,眼睛还死瞪着逞强,“孬种……王八蛋……”
“把他的牙一颗颗给我敲掉。”坐回位置冷笑,下面的人都打了个哆嗦。
“有种杀了少爷!”一张口碰到嘴边伤口,立刻龇牙咧嘴。
“七爷!”低低一声,乐仔上前。
虎七作出刚见着他神色,“阿乐你才进来。这混小子泡妞泡到老子头上,还敢顶,给我剁了那根卖到泰国去!”
脸上微微抽动,乐仔半低头,“对不起七爷,这混蛋是我的人,请七爷卖个薄面饶了他。”
“你的人?”虎七面上神色极是诡异,“阿乐什么时候也有这种少爷朋友,嘿嘿,怎么兄弟们都不知道?”他笑着大力拍一把乐仔的肩,乐仔一震却是丝毫不让。
“靠!你们这些……”地上那个还要叫,乐仔回头扫他,“闭嘴。”
怔了一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住口了,听见那个老大的威胁不是不害怕,只是死鸭子嘴硬也不肯服软,不信黑社会真的无法无天到这种程度,这个冷冰冰的酷仔一黑脸却比那个刀疤脸更有狠劲。
冷笑渐敛,虎七摸着自己的下巴,“就算是阿乐的朋友,就这样算了……我面子上也不好看,阿乐你何必为这种少爷求情。”乐仔很敢拼不怕死,进堂里时间虽然远在自己之后,却一路打上来,还救过老大的命,碰到这种机会,他当然不愿轻易放过。
浓黑的睫毛半垂,看不出眼色,乐仔只是吸了口气,突然一把拽起被压在地上的人,“他是我的人,得罪大嫂我向七爷陪不是,回去我自然会罚他,请七爷赏个薄面容我处置!”
厅里一时冷下来,连虎七都黑着脸看着乐仔捉住他的暧昧姿势,拧起眉,“阿乐你说他是……”
“靠!王八蛋……”反应过来的青年暴跳着要挣脱,肚子上中了重重一拳一时像虾米一样弓起腰,随后被抬起下巴狠狠堵上,刚想咬下去就被吸得喘不过气,脑袋有点发晕听见轻微呵嚓一声下颌剧痛,意识到被卸了下巴想要怒骂却咬到了舌头,于是什么也说不出来的狠狠喘着气抬膝猛踹,被轻巧的压制住,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乐仔抬起脸,神色还是没怎么变,除了嘴角有点被咬破的血迹,眼睛深暗,胸口起伏着,死死压住青年,膝盖极尽暧昧的顶住他腿间,开口声音有点沙哑,“七爷,能不能清场?”
看愣住的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往虎七瞧,恨不得马上闪开,没想到平时冷冰冰不近女色的拼命阿乐原来有这种爱好,现场上演激情男男戏一般角色还真做不出来。
脸色阴晴不定,虎七拍了一下桌子,“好,今天就看阿乐面子。”站起来往外走,后面人忙不迭跟着他出去。
乐仔嘴角微松,地上的青年死命想爬起来。虎七走过他身边,忽然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凑近,“看牢你马子。”
冷哼一声,虎七听到身后衣片被撕开和青年含糊的怒骂,哈哈而笑,“没想到阿乐喜欢这个调调。”
“是啊是啊,文哥平时都看不出……”

一直到声音都不见,乐仔放开身下已被剥掉一半狼狈不堪的男人,不等他扑上来撕打,冷冷道,“滚。”
原本要为保护自己拼命的青年也是一愣,张开嘴却说不清楚。
瞟着他青紫乌肿的一张脸和不堪遮体的衣服,眼里隐约闪过一丝笑意,乐仔半蹲下去帮他接上下巴,“陈少,有多远滚多远。”他说得狠,手下也不轻,男人几乎又想给他一拳,却在近距离看清眉目之后有些愕然,“阿乐?”
“这里是旧金山,不是你家的香港。如果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少招惹惹不起的人,EDISON。”乐仔淡淡的说着,甚至还笑了笑,口袋里摸了摸,没找到烟,他无聊的搓着手指。
“你怎么?……”一说话嘴角的伤口就疼,EDISON还是狠狠瞪着他,没想到多年不见当年的隔壁小鬼已经长成酷哥,除了打架还是一样狠眉眼轮廓依稀几乎认不出来。心里知道是被救了却说不出感谢的话,自己也没少吃苦头,加上当年的宿怨,严重怀疑这小子是趁机报复。

乐仔转了一圈,从不知道哪里翻出一卷快发黄的纱布,“自己裹一裹。”
EDISON脸色发黑的盯着纱布,“你想害死本少爷?”
“那就滚回你的高级医院让私人医生照看。”终于翻到烟,乐仔点了一口,他的房间窗很小,烟雾在房间里飘,EDISON忿忿的跟他伸手要烟,“谁要欠你的情,靠!”
小时候陈家的小少爷和隔壁草根家的穷小子互相看不顺眼,不知道打过多少回。
扔一根烟过去,乐仔面目不清,“滚啦,滚远点。”
“拽什么拽。”气得扑上去。
“你又打不过。”轻易的制住伤痕累累的对手,却在被碰到手上的伤时眉头微皱,不客气的还手。滚成一团。

最后是乐仔黑着脸把EDISON从后门拎出去扔到街上塞进计程车,砰的关上门。耳边似乎还有夹杂各色怒骂的叫嚣,他松开眉眼,躺回自己的单人床,闭上眼却渐渐露出微笑。
和从前一样,任性又骄纵的少爷啊。
原来还有一些人和事,不曾改变。
烟头烧穿了床单,他跳起来灭火。

EDISON在诊所一边让护士处理伤口一头跟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宝贝儿你们真是太好了,这么温柔的美人……”
手机突响,老祖宗越洋电话打过来听说心肝宝贝在异国他乡被人欺负,哭天抢地就差十二道金牌立即召回,愁眉苦脸的应付着终于敷衍得祖母父亲暂时放过他。EDISON暗骂三字经,眼前突然想起乐仔黑着脸要他有多远滚多远的样子,跟他奶奶一样罗嗦。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