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

继续阅读 »

如果的世界

如果
如果帝林生在魔神族,会变成怎样?
有卡特这般的主君,帝林貌似成长路线会是……另一个云浅雪?
于是,这是一个出身塞内亚族败落门第的少年将军,在主君的栽培下成长为一代名将的故事(喂!)
也不一定放纵,说不定就是微微苦笑看着卡兰殿下左手扯着他右手扯着云君非要去喝花酒,年纪轻轻便名震大陆的魔神族三杰(天音:你确定是卡兰、帝林和云浅雪而不是卡顿、帝林和云浅雪吗?
球音:有帝林这种大哥,卡兰不可能摸鱼摸的太混的……)
如果生在魔神族又被卡特发掘,帝林的性格定会比如今这个产地紫川的温润很多。
虽然也是那种‘靠,死小子你再乱泡马子自己去摆平啊,喵的为啥还被人当成你的新马子’(——by ICE)然后就那么在花街直接踹皇子殿下一脚旁边云君痛苦捂脸举着我不认识这两个人的牌子盘算能不能开溜去公主府喝茶,但是真心微笑的时候肯定很多。
(天音:板脸不笑也只是为了躲花痴军团吧)
“喵的,去夜店都是我把马子然后马子把他!”——BY卡兰
“殿下,我们真的要这样遮着脸躲躲闪闪的去店里吗?”BY 已经预备离队去找卡丹喝茶的云君
“阿云……如果不这样,我们走在路上找老大搭讪的就可以组成一只近卫队了……”BY其实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即使这样还是要坚持拐帝林去夜店的卡兰
有真心的朋友、值得奉献一切的主君、忠诚的部下。打仗之余研究人类世界的文化/被卡兰拉出去玩乐,娶个温柔甜美的太太(魔神皇的苦恼:朕只有一个宝贝女儿到底是帝林还是阿云好——要不干脆把卡兰变性了然后招赘吧!朕就是想要帝林阿云这样的女婿各一个啊!最后在族内选了个不亚于卡丹的收为义女赐婚嘴里还碎碎念帝林你要是有自己看中的尽管说不管是怎样的哪怕是装甲兽我也会收为义女赐婚给你的我的得意将领肯定要娶个公主做我的女婿才算门当户对啊啊啊早知道之前该更努力多生几个女儿的!)然后最后以一代名将的身份战死沙场,葬礼上全是真心为他哭泣的亲友。
“老大你干嘛死那么早!以后去夜店我都看不到美人如钉子一般被你这块大磁铁吸引过来的盛况了!”——by不知道是装哭还是真哭但是总之在拍着棺材大嚎的新任魔神皇卡兰
“我们魔神族男子,流血流汗不流泪……”——BY因为主位被皇帝陛下占据所以只能蹲在棺材边碎碎念老爸名言顺便不知道为什么很想把正在哭的魔神皇陛下踹下去的帝林家长子和长女(容貌是微缩版帝林X2)。
“为臣子哭泣是君主的特权,XX长大了也要做个会让君王为你哭泣的好将军哦~”BY一边阻止女儿真的上去踹皇帝一边摸着儿子的头微笑慈爱如安妮罗杰的帝林夫人。
黑历史
Y:
我不觉得他们能平安走到夜店啊
路上就会被人搭讪询价
然后帝林忍无可忍,闪了
I:
美人终于落单了哦也,流氓上
Y:
然后卡兰会一脸护花使者状:这是我的马子
然后被帝林连搭讪者一起踹么
I:
踩翻在地再加一只脚
阿云,蹲一边拍拍卡兰脸,死了没?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一骨碌翻起,哀怨貌,但是,为毛我空担了个虚名口胡
帝林……勾手指你给我过来,摸下巴,我泡你还是可以考虑的,一记毛栗子
痛痛痛跳
Y:
卡兰是那种很神奇的差不多的人他都会嬉皮笑脸粘上去
粘上去就甩不掉,好大一块牛皮糖,踹都踹不开
I:
不如把卡兰嫁给他,狂笑
Y:
不亚于卡兰的…………
I:
帝林娶卡兰我木有意见的,XDDD
Y:
然后经常恨铁不成钢的把他往死里踹么……
I:
家暴……
Y:
我觉得卡兰被帝林往死里踹的机会很多
I:
大哥只要是美人我不在意是娶了你还是嫁给你,但是——(被踹仍然死抱大腿中),我不能空担个虚名呀
Y:
只要吃到,不介意被吃么……
I:
默默反思为什么卡兰追帝林看起来比卡特追帝林要容易多了
J:
因为卡兰不要脸……
(我这是褒义)
Y:
因为卡兰会拼死粘上去
I:
嬉皮笑脸回答,上下是情趣,我高兴!
(帝林在背后黑线万道,打昏拖回去)
Y:
因为陛下不肯放下身段(公众面前……),卡兰任何时候都会死抱着大腿不放

如果的如果
j:我觉得,在帝林的葬礼前很可能卡兰没有见过帝林的女儿……
然后抬头一看,习惯性抱住大腿大脚老大你还活着……
知道那是帝林的女儿,于是站起来,拍拍衣服,整理整理
扑下去再抱一次大腿美人我们以结婚为前提开始一段下半身和精神并重的交往吧!
帝林家长子:陛下,您抱错了,家姐刚刚已经离开了
y: ……于是帝林对卡兰防备到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让他见了么
j: 5岁以前应该见过……
帝林:卡兰,我相信你是个有品的色狼——所以我家宝贝女儿5岁以后你绝对不许见!
y: 但是为什么连儿子都不许见!
j:儿子见过……只不过有2年小孩子去边境从小兵爬起了所以没见着……没想到长的那么快
而且女孩子的发育比男孩早
所以帝林的女儿刚好长到卡兰记忆中踹他踹的最够力的那个帝林了
y:所以帝林的女儿但凡是他一个模子倒出来的那一定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长大以后一家有女百家求,连他儿子也断不了追求者
j:所以藏在军中绝对和以皇帝为首的色狼军团隔离开……
J:其实就算帝林出生在魔神族
也是必须面对政治斗争等等的……
只不过,他的兄弟一个是血统高贵性格圆滑的像是涂了润滑油看风色能力远胜风向鸡的二皇子,一个是名门中的名门,源远流长的云家继承人
事实上的监护人直接就是皇帝陛下
y:所以,等闲人不敢惹到他头上阿
J:只有卡顿磨牙……
y:而且主君又不nc
只要有功劳一定有赏赐
j:而且,非修罗王版的帝林……后援团数量惊人的
y:被无故欺负了一定会主持公道
帝林被欺负了一定会狠狠打回去
然后两造一起到陛下面前告状
然后卡兰在帝林面君前最后一刻抓住他用颜料把他涂得鼻青脸肿
j:然后卡特左右看看,嗯,是XX的错,但是帝林你揍的也太重了人家一个军团的高层全部住院……罚你辛苦一下接手X军团事务直到他们出院
私下召见儿子,丢给他上好的特技化妆颜料
卡兰你的技术还有待提高啊
那群住院的还得面对贵夫人们‘你们竟敢弄伤帝林大人的脸’的悲愤攻击
卡兰:我说阿云,老大他真的不是我家老爹的私生子?
云浅雪:魔神皇族子息艰难有得生就不错谁在乎私生子不私生子啊!
潜台词:如果他是陛下生的早迎入东宫了!
y:正因为不是陛下生的,所以只能挠爪阿
i:是陛下生的还有你什么事儿,(言下你也不用非分之想了,不管哪一方面)
j:陛下:当年如果有机会在襁褓里就把卡顿和帝林换了就好了
i:卡兰,默默划圈想,到底我亲大哥如果像老大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呢,帝林——卡顿
这个对比好可怕啊啊啊啊
j: 卡兰:比起皇帝的位置,我更想要一个不会整天想着杀我逼得我必须做这做那的大哥啊……
y:如果帝林上位,他也会逼着卡兰必须做这做那得
不然就往死里踹
i :被美人踹是荣幸,被壮士踹……那是不幸
j:而且为美人做和为自保做是不一样的
卡兰:老大踹的再狠我也知道他是爱我的(呕),但是大哥那不是踹啊,那是毒药和匕首——而且他又不是美人!
y:而且美人虽然往死里踹又不会当真踹死
卡兰:老爸,我恋爱了
卡特:哦
卡兰:你不问是谁吗?
卡特:下次再问也一样
卡兰:你儿子我深思熟虑后发现,我爱上了帝林
卡特:你先给我生个一打孙子再去追

继续阅读 »

海棠依旧半生缘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萌了

大陆小生的金枝欲孽

原来我以前一直无感是因为没有我喜欢的人啊
不管怎么说,当年血色童心时候的谢辽沙多么美貌啊,白桦树一样的美少年,还有当年的梅婷,我心目中最美好的楚楚,和电影版完全不用比
永不瞑目里陆毅也是一悲情美貌受啊,虽然后来我完全不记得他演过什么
他都32岁了默默
托腮兴高采烈看小生们斗法
喵的为啥设定了个配角位,DC还是教主我都不萌呀口胡

花旦其实我也很萌,徐完全不喜欢,ZV太糟蹋自己的本钱美貌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这叫恨铁不成钢么ORZ),迅哥儿灵气得我也不大有兴趣,章很强大啊啊啊
总结:因为自己装,所以我不喜欢别人装,爆
章MM总攻,她和曾黎那段往事很心水,范冰冰多么美艳,也是强大的女人,孙姑娘,和邓超一样油掉俗掉萌不起来。李冰冰迟暮,LYF呆

真人GL里,宇靓也很萌,灵魂之光欲望之火,因为有如此强大的写手啊
FAKEYANG不管在哪里都是要拜倒的写手,抽泣

继续阅读 »

- -

世界上总有一种作者,正中雷点
讨厌她甚至多过讨厌蓝淋的渣攻
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喵的我恨攻受不清在一堆人面前总受跑一个人面前死攻
靠,攻有个攻样受有个受样行不行?

关键是,为什么同名让我踩进去去啊啊啊都已经绕道而行了啊

list

零零碎碎买了些东西

天恩的短袖白衬衫,5折完还要100多,实在是迷恋白衬衫,版型贴身修得腰好看,白色蕾丝的胸前一片和袖子。这款名字很有味道,花香
试衣服的同时试了条米色短裤,也是5折完100多,到底没白衬衫情结,不过名字很般配,生如夏花。这家的设计师真有情趣,每款衣服都有诗意的名字

七浦路扫的货
一双黑色半跟单鞋,鞋边一点镶嵌,30元,穿上简单随意。重点是,上个月买别的鞋子的时候看别人试觉得满好看,那时客人拼命还价才到60块啊60块,现在直接30一双,于是买了
粉红色短袖针织长款开衫,25元往年迷恋开衫,这两年流行长款,于是更囤了一堆,有黑色中袖,灰色短袖,深蓝色长袖,这是第四件|||领口开得低,试了内里配白色蕾丝边吊带,很明艳效果不错

地摊买了双银灰色缎面钉半圈亮片的低跟单鞋,35,去年那双银色鞋子年初去杭州终于穿坏
这种鞋子目前计有:黑色、银灰、明黄、樱桃花(统统三十左右)
还有些比较正常或诡异的单鞋:两双店里买的打折黑色高跟单鞋,如今都嫌穿着紧脚疼不大愿意穿。十公分缎面系带高跟鞋,昨天凹造型在房间里穿了半天,居然比我想象的好,穿着还能走稳路也不算太吃力,不过早上爬起来腰酸背痛,应该是凹造型太忘形的原因吧。红色钉满珠子亮片的厚底鞋,貌似小了点,远目,虽然我真喜欢这种闪闪发光。金色系带高跟鞋……名副其实的满地洒金粉

买了好玩的塑胶发圈,一圈圈像弹簧也,据说可以两个颜色缠成一团系头发
黑色点水钻的小发夹。
玫瑰和蝴蝶的头发夹子

水殿风来暗香满

继续阅读 »